息回风

一阵落花风,云山千万重。

我对上海堡垒大概永远是那个蹦蹦跳跳的姑娘说有一个在军队的男朋友挺好就算在约会的时候被紧急呼叫叫走也很帅气然后江洋从他身边跑走过两次,之前以为靴子是因为她多多少少打动过他,都说男孩很容易在某个瞬间打动女孩,那女孩呢。

你说,上海十八万人里有她可他心里为什么就没有。

“我……该去陪少恭最后一程。”

睡不着有时候也有些小惊喜,比如忽然想起其实轻尘跟少恭是一样的心际,只是少恭多了不甘和恨。
尘世浮沉千百年,这真的不是什么昨日种种如昨日死能讲的道理,不知道那样一遍又一遍的伤害何时是尽头,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去相信,很难不去绝望,很难不去疯狂。
“若有来生,陪你下下地狱,对我来说却也是无妨的。”
海誓山盟或许已经听得够多,少恭最后至少不再孤身一人,千觞到最后还是尹千觞,但愿秦三最后真的可以“不会变”。

2

#30天推歌挑战in推文#
看到基友在玩三十天推歌,顺手玩玩推文,但是并不会推,所以大概就是些读后感。
题目会有改动&一周一篇(大概……

_题:名字里带颜色的文。
_推:《墨阳》风小餮
_注:耽美
_你就是我的真实。生命里有乔阳的那个人是韩墨,过往中没有乔阳的那些人只是韩墨的谎言。
_主韩墨,但是想比起乔阳怎么爱上韩墨我更喜欢看大魔王韩墨怎么爱乔阳爱得死去活来。用推文的语气就是,主受,相比起万人迷受如何地被一群攻自发地爱着我更喜欢看光芒万丈的受如何爱上一个人。但是我真的很不喜欢这么说,毕竟他们有名字不是某类产品。
回头说这篇文大概就是墨狐狸给了乔阳一本书那么长的告白,全书五个部分,四个局,唯一的真...

1 1

其实不太喜欢拿文来比,但是真的看过《犯罪心理》会有些曾经沧海难为水,所以看《寻凶策》就觉得有些平淡,人物不够饱满,剧情不够悬疑,老前辈太多太强大最后直接拿来开了挂。
总觉得迟夜白对他和司马凤的感情纠结得有点女气了。。。。。。

顺手翻完了《鬼嫁》,感觉跟《艳鬼》差不多的套路哇!

韩蝉留在这世上是因为人世太苦,桑陌留下来是因为有愧有恨。
阿辰说的“有良知和道德底线的人,总是活得更痛苦一些。”大概就是韩蝉在湖边吹箫,桑陌每年冬天等着老妇人敲响门的心情。
似乎所有天崩地裂狼烟四起江山易主在太太文里都是茶余饭后的一点谈资,空华可以等到木讷的西席娶妻,傅长亭也可以与韩蝉喝上一夜一夜的酒,拿糖来磨刀,刀落下的时候大局也定了。

“喜欢无非就是相信,相信他的一切,全心全意,死心塌地,至死不渝。”
到最后桑陌也好,韩蝉也好,秦兰溪也好,都不敢再去相信了。亏欠的人总要偿,不管是一身修为也好,半生孤寂也罢,这大概就是太太想说的因果,算算傅长...

1

“你想叫谁认出你?”

时隔多年看《艳鬼》还是会觉得心痛。

欢喜太太笔下的仙神妖魔鬼怪总是太接地气太有血有肉,会流泪会心痛会流血,有爱有恨,然后你会为他们心痛,因为他们身上有太熟悉的人间烟火。

真的感慨太太能把这么多故事线整合得这么顺,一点一点地把前世今生因果轮回铺陈开来,不太浩大,就是点点滴滴地用因果画出一幅画,上边柴米油盐全是人生。

2


《吴钩》真的是多年来说到耽美文闭着眼睛也能想到的一篇,最近又回去翻了一遍,忽然很想念温沈相伴的江湖,那种一个案子接一个案子、虽然有惊险却让我有种相濡以沫的温情。

不能更认同作者写在后记里的一段话:
 
在试图为两个骄傲的人,找一个平衡点。

人和人不可能相同,所以充满了摩擦,距离越近,冲突越        多。总要有人让步,有人醒悟,有人明白说出不满……不能要求谁无私无偿,不能让这样的人总为感情妥协只有不停的发觉错误和愿意谅解,两个人之间,才有长久相处的可能。

在文里的体现就是:

“温惜...

2

挺好的,真的,在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纪,就为着“希望”去拼尽全力。

“我欠他一条命,我要还他。”
“我最害怕的,就是让你受苦。”

那个时候,我们对未来一无所知,但在后来我们也毫不畏惧。

【人间是个好地方,请一定再来。】

2

《漫步在岁月洪流》沃特艾文儿

在这样的时节翻出来听了一天。嗯,加油,保重,亲爱的们。[愉快]

2

想了好久,还是不知道怎么去写《千秋》的读后感。真的是文荒了太久的一大碗精神粮食。

在我看来强强从来不是武功上的高强、地位上的崇高,而是两个强大心灵之间的相互碰撞,或者互相毁灭,或者擦着火花也要相互融合。

这天下芸芸众生,为什么是他,凭什么是你。不需要缘分这样虚无缥缈的词汇,只是用存在证明自己是对方能并肩的唯一。

——这是我所理解的“一生一代一双人”。

1 1
 
1 / 13

© 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